Rosevian

●灣家妹子,廢物寫手+強迫症填詞+渣繪師+菜鳥coser。
●腦洞巨大,畫風清奇,HE黨。養了一只挖坑獸,養死了填坑獸(喂x)。
●起點文深坑,天然腐。
●全職淡圈,本命周葉黃,CP雜食黨。

★手動歸檔http://rosevian.lofter.com/post/2f3b5e_805dcca

【全职/方锐生贺/林方】Available

★☆★【手动归档】★☆★

★湾家人,用word繁转简,错字及错误用语请海涵QAQ

●CP:林敬言x方锐

●时间设定:首届世界赛之后

●私设多到炸(不知道自己当初在想什么ryyy)、崩角有、错字可能有

●其实是20140712湾家全职O无料,很久以前发过但是删了(

●前面还好、后面的画风不忍直视(###

●没有新的生贺真是不好意思…anyway11/20点心大大生日快乐!

 

。----------。----------。----------。

 

01.

    低喃呼唤着谁的名字,醇厚的声音在舌间打转。恍惚着像是喝醉了似的,朦胧不清,却又显露了什么曾经极力隐藏的事物。

    随手将高脚杯放在吧台上,黄澄澄的酒液中气泡浮动上窜,破散在空气中,带起液面些许波折,而后渐渐归于平静。

    然后一片金色映出了一张熟悉的脸庞,穿过重重人墙来到面前。在模模糊糊的视线中,所有色块扭曲成了一张明媚而张扬的笑颜,像是破开黑暗的光──耀眼夺目,比那一枚闪亮亮的、象征荣耀的戒指还要吸引他的目光与渴望。

    唇瓣迅速嗡动,却再也吐不出一丁点声音,呼唤的名唅在口中,几乎化成了蜜,就这样独自品尝这份甜腻,足矣。不敢出声,担心一丝细微的声响会惊扰这个美丽的梦境。

    就这么,带着一杯酒的微醺,继续作梦下去吧。

    视线不自觉胶着在折射出七彩的气泡上,斑斓的色彩构筑了这个梦,太过美好,于是当气泡破裂时,不由的为之心颤──

    啵。

 



02.

    湿润轻柔的触感,几秒温存令人心醉,而后却是强烈的酒劲冲了上来,热辣刺痛夹带着些许快意,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涵包含在其中。心中胀难受,颊上亦是疼痛,一小片肌肤充了血,是暧昧的酡红。

    一声响亮震动了耳膜,活络了每一根神经,感官敏锐到了极致,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里──温热软濡的气息喷吐在耳边,黏腻的语调勾的人心痒难耐。

    「抓到你了哦,林、大、大。」

    声音直透透的传进大脑,一震,有什么应声而破碎。

    梦?

    不,不是。

    那人仍旧紧紧贴在身侧,毫无戒备的温软身子就这么半躺半挂在肩头,撒在耳际的呼吸都带着浓浓笑意,紧紧相依交换的气息与体温,揭示他真切的存在。热,晕呼呼的,但是手上传来一个冷硬的触感,让一切越发变的真实起来。他听见带笑轻佻的声音问道:「送给你的礼物,喜欢不?」

    真的不是梦。这次,总算不再只是个幻梦。

    方锐。

    在这里。

    这不是梦。

    脑中再无其他,手指被套上什么他也不在乎,所有纷扰杂乱的思绪都湮灭在极大的喜悦之中,只剩下几个单纯甚至可说是单调的念头,夹在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中,几乎要跃出胸膛。

    「方锐……」奔腾的感情最后交织出一声呼唤,其中承载的太多不为人知的消息,声音沉的快要听不见,但怀中人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一下子敛了恣意又自在的笑与呼吸,瞬间僵硬住然后微微退开的身子──像是,局促与紧张?

    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不带什么特殊意涵的、只是终于好了心情。压抑烦闷被欢欣愉悦取代,薄唇弯起,舒服而惬意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引的不相干的旁人也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斯文、柔和、安静、优雅。这是他们的评价。

    和这嘈杂混乱的是非之地格格不入。

 



03.

    林敬言的微笑。

    方锐移开视线不敢再看﹐变化太大,不只是他的表情,还有自己的心情。

    精准的猜到他的藏身处,但还是差一点找不到他。他们太过熟悉彼此,也绝对不是没有看过他心烦的模样,但像这次这样,数年不变、早已习惯的温柔和气不再,徒剩冷然寂寥,他几乎要认不出来。

    昏暗的光线组织成朦胧不清的表情,不知是阴沉还是烦怒,只知道一杯杯金澄澄的液体不带犹豫的灌下肚。色泽好看的液体,少量是情调,多了却是会毁灭一切的毒药,但是他却不管不顾的狂饮。

    ──到底怎么了?

    接近了些,方知所谓朦胧的表情,分明是醉了,眼带几分茫然与混乱,透过自己看着不知为何的幻象,几分眷恋、几分迷惘、几分压抑的渴望,完全深陷在自我构筑的迷梦之中。

    ──真是,看见了什么呢?不让人省心呀。

    见那罕见颓废的模样,不得不小心翼翼,担心稍有不慎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都说越理性的人发起狂来格外凶残,不知道温柔斯文的人会不会变得霸道流氓?

    ── 流氓?呵。

    的确是啊,曾经的第一流氓,恣意妄为的气嚣似乎已经被悄然流逝的岁月给磨平。如今还剩下什么?记忆中有一抹自信的笑、一双不屈的目光,彷佛只要有他在身侧就能度过一切。

    ──他错了。

    记忆中有他们年少轻狂的模样,那些携手度过的几年美好时光。如今却是分隔两处,在不经意间熟悉的人已经变了样,这般颓然可是当年他托付了所有的人?是谁负了谁?又或者,终究是岁月无情。

    沧桑满面,他只能轻轻抚过那些挫折磨难的伤痕,以满满的感情,透过最温和的亲吻以及最珍贵的礼物。

    然后吻醒了醉梦之中的旅人。梦醒,亲爱的那个人终于回来了,呼唤道:

    「方锐……」

    附赠一抹他怎么也无法抗拒的笑意,甚至比此刻正套在对方手指上的戒指,还要令他怦然心动。

 



04.

    有人正注视着他们,用各种不同意味的目光。林敬言不在意,他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方锐身上,体温、呼吸、心跳交缠着最美好的记忆,那些时日他们总是如此相伴彼此,却又有什么不太一样,一丝模糊的情感缓缓发酵。

    也许吧。

    真的有什么不同了,时光飞过、梦想到头,如今又是什么东西将他们牵绊在一起?一个光荣地奔向遥远的梦想之地,另一个却早已黯然退场,只能远远观望与祝福,愿他在世界之巅,荣耀不朽。他们之间本来应该断了所有羁绊,但现在却在异乡的酒吧里,紧紧依偎。

    是不同了。

    感情。发酵后带了丝丝香甜的气息,他揽过对方,感受对方略带拘谨的僵硬着身体。平时那个喜欢搧风点火、玩笑胡闹的家伙,在真正面对这一切时,还比不上斯文温和的人坚定的伸出手,将人抱了满怀。十指交握,而一个亮闪闪的环是如此耀眼。

    方锐只觉得四周的人似乎都在围观他们,或笑、或惊讶、或不可置信。他在几秒温存,或说几秒呆愣之后扭着挣脱,试图隐藏高升的体温和赤红的耳根,有点儿恼怒的推了推抱着自己的手臂,转身却对上一双明眸。

    想说的话又咽回腹中,只能满面通红赌气似的撇开头,只有眼角余光瞥着那笑盈盈的人,目光闪烁。殊不知在有心人眼中,这的举动带有什么样的意涵──

    欲拒还迎?比刚才偷塞礼物的小动作更加不可思议。林敬言从来没看过这风格的方锐,大开眼界,可爱极了。

    「方……」

    「Fang!」陌生的呼喊硬生生盖过了酒吧内的喧嚣,一个高挑的人影挤过重重人墙来到方锐身边,无礼的抓过方锐的肩膀,「Have time tonight? Let's PK again! I, the best rogue in the world, will beat you up this time!」

    眼熟的俊脸,高个子加上大嗓门一下子引来许多目光,立刻有人认出来了──这不是才刚刚比赛完的美国队的流氓选手吗?他抓着的那个人更眼熟了,不就是冠军队的气功师方锐吗!

    林敬言自然知道那流氓是谁,撇头,将不屑隐藏在浅笑之中。不经意与方锐对上了眼神,同时在对方眼中解读出相同的一句:呵,第一流氓? 

    ──上吧林大大,让他见识见识第一流氓的风采!

    ──行。锐锐,这可是你说的啊!

    「The best rogue,uh-huh?」林敬言淡然地问道,朝美国流氓摆摆手,不意外发现有人看直了眼,瞪着他手指上的那一枚象征至高荣耀的指环,耀眼刺目。

    然后他直接了当地以行动展现出第一流氓的风采,拉过方锐,十指再次紧紧交握彷佛要融为一体,「Sorry, he's not available. Got it? And goodbye.」

 

。----------。----------。----------。


END

评论
热度 ( 9 )

© Rose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