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vian

●灣家妹子,廢物寫手+強迫症填詞+渣繪師+菜鳥coser。
●腦洞巨大,畫風清奇,HE黨。養了一只挖坑獸,養死了填坑獸(喂x)。
●起點文深坑,天然腐。
●全職淡圈,本命周葉黃,CP雜食黨。

★手動歸檔http://rosevian.lofter.com/post/2f3b5e_805dcca

【全職/韓張】全脂高手I

★【手動歸檔】點這裡★

●魔性!魔性!魔性!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私設有、崩角有、逗比有、錯字可能有

●粉似黑#黑遍全聯盟#

●「全脂高手」為系列文,本篇CP:韓張


。----------。----------。----------。


#

    AM 2:33

    起因只是因為某人熬夜趕稿時手癌發作,把好端端的「全職高手」四字打成「全脂高手」,殊不知,世界立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
    AM 6:00

    「這不科學。」

    張新杰捏了捏肥厚的手掌,艱難的把卡住額角的眼鏡移一個舒服點的位置,然後一臉肅然的撿了自家隊長丟在床上的吊嘎穿上。

    「我知道。」韓文清赤身走出浴室,黑著臉說:「我沒有衣服可穿了。」

    「已經六點十分了。」張新杰默默移開視線,把手錶戴上,勉強扣住了錶帶最後一格。

    韓文清點頭,努力把腳塞進變成緊身褲的褲子裡。

    「我們該去晨跑了。」

    「……好。」


#

    AM 7:00

    這場景實在……不太雅觀。

    張新杰終於明白為什麼這一路跑來有如摩西過紅海,路上行人紛紛退開讓路的原因了。

    胖子跑步本身就不是什麼賞心悅目的畫面,何況是兩個胖子,其中一人還赤裸著上身,那一身橫肉抖的啊……那一臉煞氣凶的啊……     張新杰轉頭,這畫面太美他不忍直視。

    韓文清走向張新杰,把從對街小賣部買來的飲料,以及一個鼓脹脹的信封袋塞到他手中,他秒懂為什麼自家隊長的臉那麼黑了。

    對這碼子破事一點也不陌生的副隊長,只好來到小賣部,把滿滿一信封的紙鈔交換給老闆,得到對方小心翼翼的賠笑:「那個、咳咳,這位小哥啊,抽煙不?那個啥,那位……剛才那位大哥是道上的朋友吧?不知光顧小店有什麼事啊……」

     感情這是被當成什麼地痞流氓了?張新杰很冷靜的說回:「我們不是。還有,抽煙傷身。」

    「啊?」老闆愣了愣,飛快將「供奉」收回櫃臺下面,變臉的速度堪稱一絕。「不是道上的啊長那麼凶做什麼?滿臉橫肉凶氣,該不會是殺豬的吧?菜市場那邊新來的記得好好孝敬大哥啊,我這裡隨便來隻全豬勉強湊合著吧──」

    「隊長不是殺豬的。」張新杰推了推眼鏡。

    「我不殺豬,我是打拳的,專揍人。」等不到人而前來關心的韓文清如是說到。

     小賣部老闆瞬間跪了。

    ──麻麻救命啊啊啊胖子的獰笑好凶好可怕啊!

    窩!的!眼!睛!要!瞎!啦!


#

    所以說,一但發福,兇惡的臉就起不了效用了呢,大概,只剩下......「笑用」?

    霸圖正副隊長表示心塞塞的。

。----------。----------。----------。


END

感謝看到這裡還沒有點叉叉的你<<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Rose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