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vian

●灣家妹子,廢物寫手+強迫症填詞+渣繪師+菜鳥coser。
●腦洞巨大,畫風清奇,HE黨。養了一只挖坑獸,養死了填坑獸(喂x)。
●起點文深坑,天然腐。
●全職淡圈,本命周葉黃,CP雜食黨。

★手動歸檔http://rosevian.lofter.com/post/2f3b5e_805dcca

【全職/大孫生賀/雙花.傘修傘.方王】26字母微小說‧大孫生賀

●CP:雙花、傘修傘、方王

●雖然是大孫生賀但我夾帶了不(da)少(liang)私貨咳咳咳

●看CP就知道必定 有 甜 有 虐

●腐女女選手出沒,私設有,崩角有,一點點肉渣有,錯字可能有

●耶我趕上了!雖然本篇和生日一毛錢關係也沒有(幹)不過大孫生日快樂!

 

。----------。----------。----------。


A. Afterward後來 (雙花、傘修傘)

    「後來,他還是回到我身邊。」張佳樂緊握著那隻受傷的手微笑。

    「後來,我們一起拿了冠軍。」葉修吻上那張經歷風雨的帳號卡。

 

B. Believe相信 (雙花)

    張佳樂一直相信自己的實力,他絕對不比任何人差,可是四個亞軍卻讓旁人逐漸對他失去信心。而現在,終於他可以帶著冠軍戒指,與從始至終像信他的人分享喜悅與榮耀。

    「大孫,你看!」張佳樂攝影機前爆出這麼一句話,之後才後知後覺的紅了臉頰。

    眾人轟笑聲中,孫哲平豪放的笑容中帶著溫柔。

    ──我看見了。樂樂,其實你不用像我證明什麼,因為我相信你,是最棒的。

 

C. Continue繼續 (雙花)

    失而復得的那天晚上,兩個人都顯得十分瘋狂。

    「哈啊、啊……別停、繼續……大孫、嗯!」

 

D. Distance距離 (傘修傘、方王、雙花)

    「生與死的距離,你們說,究竟有多遠?」葉修淺淺笑著。

    「看我做什麼?我可沒有陰陽眼。」王杰希搖搖頭,「幸好,我和士謙只隔了個太平洋。」

    張佳樂得意洋洋的膈應兩人,「哈哈哈,還是我家大孫最好,就在國內。」

    然而葉修切了一聲,從左胸前的口袋摸出君莫笑,說:「他就在這裡啊。」

 

E. Elite社會菁英 (方王、雙花)

    私交不錯的兩人約在咖啡館見面時,意外發現他們各自帶了一個伴兒。

    一個戴著細框眼鏡,臉上帶著溫文得體的笑容,手上還拿了本原文書,一看就覺得特別有文化;另一個穿著剪裁合宜的新款西裝,手上除了金表就是真皮皮夾,一言以蔽之就是個壕。

    本意要帶男友來秀優越的兩人,突然發現現場情況變成……兩個社會菁英,與兩個窮屌絲﹝對比之下﹞大眼瞪小眼瞪大小眼﹝?﹞

 

F. Frequency次數 (雙花)

【接續C.】

    「別……哈啊……夠了、嗚!好累……不要了……啊啊!嗯……」

    「樂樂……不是、說好要七次嗎?」

 

G. Girlfriend女友 (雙花)

    孫哲平第一次帶張佳樂回家的時候,孫母十分開心,以為自家兒子帶了女朋友回家,這妥妥是要結婚的節奏!媳婦兒來來來陪媽媽做做家務聊聊天啊。

    宿舍永遠由室﹝ji﹞友﹝you﹞負責收拾的張佳樂瞬間就冏了,孫哲平只好攬著他的肩膀告訴自家娘親,媽你看清楚,他是男的。張佳樂狂點頭,對對,我是孫哥的好兄弟,叨擾伯母了。

    和樂融融啊其樂融融。

    然而隔天早上孫母卻臭罵了自家兒子一頓──不好好招待小樂,晚上還跑去招惹不知哪來的女人!你以為我沒有聽到嗎?有你這麼做兄弟的嗎?小樂在你們戰隊裡就麻煩你多管管這臭小子了!

    看著孫母殷勤夾菜給自己,張佳樂內心尷尬得要死,以至於不小心把飯餵進了鼻孔。

    接著自然是一陣嗆咳,兵荒馬亂之際,身上的吻痕到底有沒有遮好已經無從得知了。

    ──不過聽說後來孫哲平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讓孫母才接受兄弟到男媳婦的轉變。

 

H. Horizon地平線 (雙花)

    分離的那天,他躲在宿舍透過窗戶看著對方漸行漸遠,他的告別梗在喉嚨說不出口。

    而對方也沒有哪怕一次的回頭,最後,身影消失在地平線上。

    落日殘光蕭瑟淒涼。

 

I. Ignore忽視 (雙花)

    張佳樂爆料:「大孫有一段時間真的特別幼稚,就愛玩我的辮子,天天玩天天拉,氣的我根本不想理他。」

    葉修開嘲諷:「哎喲還押韻呢……哈哈哈大孫你當你是國小男生嗎!用的著這樣引起樂樂注意?」

    張佳樂突然覺得整個人不太好了……那是他們剛搭夥兒時的事情,艾瑪大孫究竟暗戀他多久了?

 

J. Jealous忌妒 (傘修傘、雙花)

    網游時期,一葉之秋秋木蘇是最讓人想燒燒燒的組合,沒有之一

    聯盟初期,孫哲平和張佳樂是最讓人想燒燒燒的配對,同樣沒有之一。

    然而,後來聯盟CP一對接著一對冒出時,葉修與張佳樂的身邊卻都少了一個身影。

 

K. Kidnap綁架 (傘修傘)

    蘇沐秋用一碗泡麵發誓,自己不是人口販子,絕對沒有綁架任何人。

    葉秋半信半疑的跟著他回到破爛的租屋,眼神死的看著自家兄長沒心沒肺的朝自己揮了揮手,手上端著據說是用來發誓的泡麵,囌囌的吃著。

 

L. Lucky E幸運E (雙花)

    每次被稱作「幸運E」張佳樂總會炸毛,因為他知道,他只不過是把一生的幸運用在「遇見孫哲平」這件事上了。

    並且,他甘之若飴。

 

M. Melancholy憂鬱 (雙花、傘修傘)

    比賽完後,葉修看見張佳樂一個人靠在選手通道,一副懨懨憂鬱的模樣,心中不以為然的嘖了一聲。

    人還在呢。

    怕什麼。

 

N. Neighbor鄰居 (傘修傘)

    你問那戶人家呀?那個小哥哥可厲害了,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人,可是他真的把妹妹照顧的挺好。哦,你問的是另一個孩子呀?好像是在幾個月前,跟那小哥哥過來的吧。說也奇怪,我當時怎麼覺得那孩子一臉富貴相,以為是從不知哪裡被拐來的公子哥兒,結果那孩子跟著小哥哥沒幾天,就把那討生活的架式學個十成十……

    哎喲他們來啦!這次換找你講價咯!我看你那床棉被也不怎麼好,就便宜賣給孩子們吧,他們生活也不容易。

    ──這位大嬸,您這麼喜歡他們,不如貴攤位上的瓜就給我幾個讓我當贈品一併便宜賣給他們算啦?

 

O. Ordinary普通的 (傘修傘)

    「這傢伙榮耀打得挺好,戰鬥法師一葉之秋聽過沒有?不過他現實裡也就一個半大不小的普通少年……不、是網癮少年,外加在咱們網咖裡吃啊住啊好幾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離家出走還怎麼著。」

    「嘿!蘇小哥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喂!」

    窩在網吧櫃台裡的少年網管,逕自繞過喋喋不休的吧檯小弟,走進人群之中。

 

P. Praiseworthy值得稱讚的 (傘修傘)

【接續O.】

    少年嘴上裝模作樣的叼著一根菸,享受四周驚嘆崇拜的聲音,他得意洋洋地環視周圍,「怎麼樣?還有沒有人敢跟我PK啊?」

    「嘿!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長的。」人群中傳出一個不合群的聲音,一個清清秀秀的少年擠出人牆,「我們來一場!」

    炫紋閃耀,子彈激射。

    「呵呵,挺厲害嘛。」

    「你也是……臥槽你無恥啊!」

    十分默契的同時收手後三秒,殘血的戰鬥法師一擊刺穿同樣殘血的神槍手的胸口。

    ──這一擊,穿心。

 

Q. Quarrel爭吵 (方王、雙花)

    一個理性的人不容易發脾氣,不過一旦生氣起來,那絕對是一場曠世戰爭。

    因為小隊長告假在家,方士謙直接在訓練時間到論壇上哭喪著臉尋求協助。

    #被出櫃後男友已經一個禮拜沒有正眼看我了怎麼辦?急,在線等QAQQQ!#

    222L睡樂一夏:樓主有沒有聽說過床頭吵架床♂尾♂和?

    223L睡樂一夏:個人經驗,祝樓主把男友哄♂好。

    螢幕這一端,孫哲平單手打字,另一隻手卻愜意的夾著雪茄,霧氣裊裊遮掩了他身上的紅痕──來自事前的打架,與事中的激情。

 

R. Reality現實 (雙花、傘修傘)

    張佳樂和葉修都十分討厭作夢。

    每每夢見心裡所想的那人,他們都會產生不願清醒的想法,希望這是現實,因為一切都顯得如此美好,看不見一絲一毫的陰霾……連對方的離去,都是這麼突如其來。

    美夢總是在剎那之間化作夢魘。

    這才是現實。

 

S. Sweetheart甜心 (方王)

    歸國後好幾年,方士謙還是改不掉一些習慣﹝說不定他自己也不想改?﹞,例如外國式的熱情與甜膩。

    微草戰隊的聚會裡,王杰希刻意無視了方士謙的呼喚,任憑他怎麼叫就是不轉頭。

    殊不知其他人表面平靜,內心其實瘋狂吐槽著:

    隊長我們的英文水平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差好嘛!

    簡單的生字諸如honey, sweetheart我們還是聽得懂好嘛!

    然後方神求求你收斂一點啊Babe Jessie是什麼鬼啦畫風不對好嘛2333333

    聽說當天女選手的群裡多了一條語音訊息,把一堆可怕的女人萌的不要不要的,紛紛表示新梗get!鍵盤/畫板已經準備好了!

    當天晚上柳非刷著網頁,不易外看見論壇上#方王tag瘋狂了。

    然後是自己主頁上是一連串的艾特感謝和新粉絲打招呼,讓她好想發福利……

    嗚嗚嗚她快把持不住了可不可以把語音檔發上去啊!

    ……Beware, Babe Jessie is watching you.

 

T. Trick or treat (傘修傘)

    萬聖節活動,葉修被指派了幽靈這個角色,他披著床單懶洋洋的走完活動流程後,藉口回房間抽起菸來。葉修皺著眉頭,看著指尖雲霧繚繞,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可是又說不上來。

    整個房間逐漸被雲霧充滿。

    葉修只不過是起身想要開窗通風,就透過玻璃反射看到自己身後──被他隨意甩在地上的床單飄了起來,接著,他看見了死者淡淡的微笑。

    「好吧,告訴我──」葉修露出相同的笑容,「這是甜頭,還是一個玩笑?沐秋?」

 

U. Universe宇宙 (方王)

    浪跡天涯後發現,有你存在的地方,才是我真正的家。

    你是我宇宙裡,最明亮的一顆星塵。

 

V. Victory勝利 (傘修傘)

    一葉之秋倒下,而君莫笑獨身一人傲立在戰場上。

    不同於全場歡呼或譁然的喧囂,比賽席裡的葉修靜靜坐在原地,唇邊掛著疲倦的笑意。

    靜靜的、柔柔的、暖暖的,還有些許懷念與眷戀。

    看,君莫笑贏了。

    這是我們的勝利。

    你,即為榮耀。

 

W. Wealthy man有錢人(雙花)

    孫哲平是個壕。

    在張佳樂細數自家戀人的優點時,這一項列在其中,並且標註了小小的星號,以至於孫哲平發現這張紙時,一眼就看見這句話。

    「不是壕,怎麼養得起你啊?」他挑眉笑道,口氣十分揶揄。

    看了看手上兩大袋零食,還有寶馬後車廂裡一堆奇奇怪怪的小東西,張佳樂難得的臉紅了下。

    ──購物慾旺盛了點錯了嗎!說好的養我一輩子呢!

 

X. X未知數(雙花)

    #由愛生恨?前隊友賽場上見面場面火爆激動,「有種比賽後我們談談」?#

    隔週。#張佳樂抱傷無法上場?是意外還是巧合?是否是前隊友所為?#

    再隔週。#閉口不談身上的傷,張佳樂坐立難安頻頻失常,誰該負責?#

    「那個,小常啊。」葉修問:「你們搞新聞的都這麼誇大亂猜嗎?」

    他昨天不小心瞄到蘇沐橙的螢幕,#我們仍未知道那天夜裡所發生的事tag底下,充滿了孫哲平和張佳樂這♂樣♂那♂樣的同人文……他真心覺得,妹子們真相了。

    義斬戰隊裡,鍾葉離微微笑著,深藏功與名。

 

Y. Yonder在遠方(方王、雙花、傘修傘)

    在遙遠的彼方,我們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幕,為了你們微笑或哭泣。如此輕易被牽動的情緒,這並非「我愛你你愛他他愛他」的慘局,而是一齣「我愛你你愛他他也愛你」的戲曲。

    我們,喜歡你們全部啊,以粉絲之名義,在遠方默默地看,默默地祝福。

    祈願你們幸福——比任何人都要幸福。

 

Z. Zilch小人物(方王、雙花、傘修傘)

    也許曾獨身飛翔,無法契合與團體之中,於是你改變自我,成為領頭之鳥,帶著戰隊一路向前飛行。

    或許曾跌落低谷,你在眾人的謾罵聲中咬牙前進,終於能沐浴在榮光之下,與最信任你的人分享光榮和喜悅。

    興許是命運枉然,讓你與摯愛生死相隔,但總有一天你將會懷抱夢想、承載希望,在榮耀之巔加冕為王。

    我們——千千萬萬個你們永遠不會知道姓名的粉絲——在此獻上祝福。


。----------。----------。----------。


END

夾帶了不少私貨w寫傘修傘和方王寫得好開心啊www

不過...

我的虐永遠不虐怎麼辦QAQ?

雖然我立志做一個HE小天使,可是小虐後的甜更甜嘛...QAQ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Rose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