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vian

●灣家妹子,廢物寫手+強迫症填詞+渣繪師+菜鳥coser。
●腦洞巨大,畫風清奇,HE黨。養了一只挖坑獸,養死了填坑獸(喂x)。
●起點文深坑,天然腐。
●全職淡圈,本命周葉黃,CP雜食黨。

★手動歸檔http://rosevian.lofter.com/post/2f3b5e_805dcca

【全職/喻黃.盧劉.鄭徐】26字母微小說‧大禮系列(少天生賀衍生文)

●「*」請參考相關文章→【全職/少天生賀/喻黃】大禮──續

●「**」請參考相關文章→【全職/盧劉、喻黃、鄭徐】論殭屍醉酒的可能性(少天生賀衍生文)

●CP:喻黃(血族x狼人)、盧劉(殭屍x人類)、微鄭徐(人類x天使)

●私設有,崩角有,一點點肉渣有,錯字可能有

 

。----------。----------。----------。

 

A. Addicted成癮 (喻黃)

    真甜。

    舔去唇角的粉紅色液體(*),喻文州著迷的看著身下美麗而可口的肉體,尋下一個下口的地方。

 

B. Beginning開始 (盧劉)

    孽緣似乎是從一次競技場PK開始?劉小別心想。

    看著身邊說個不停的少年,他思索著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習慣了這個小話嘮的存在?又是從什麼事後開始,他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這個年幼的戀人了?

 

C. Contraband違禁品 (盧劉)

    劉小別鐵青著臉,從盧瀚文床底下搜出一大堆……這樣那樣的東西。

    盧瀚文表面一臉無辜,內心卻充滿遺憾。

 

D. Destiny命運 (喻黃)

    狼人與血族明明是天敵一般的存在,命運卻跟他們開了一個大玩笑。

    ──從此兩個無神論的黑暗生物開始祭拜命運女神。

 

E. Elegance優雅 (喻黃)

    修長的手指解開一顆顆鈕扣,白襯衫與黑西褲緩緩滑落,明明是帶著強烈暗示的挑逗,卻又充滿優雅,他勾起薄唇對愛人輕輕笑了起來。

 

F. Forever永遠 (喻黃)

    對於血族和狼人而言,「一輩子」是真正的永恆,直到世界的盡頭。

 

G. Gossip流言 (喻黃、盧劉、鄭徐)

    #藍雨和尚廟晉級成藍雨基佬營,正副隊長功不可沒?#

    喻文州和黃少天眨眨眼,相視一笑。

    盧瀚文低頭開始猛戳手機螢幕。

    鄭軒表示壓力山大啊......然後被徐景熙瞪了一眼。

 

H. Hesitate猶豫 (盧劉)

    面對後輩亮晶晶的眼神,劉小別拒絕的話怎樣的說不出口,兩人了僵持許久,劉小別牙一咬,吐出一聲:「來吧!」

 

I. Illegal非法 (盧劉)

    16歲與20歲。

    四歲的距離並不是無法跨越的鴻溝,兩年的時間更不是等不起...可是某位小朋友繼承了自家家長的心髒,硬是在未成年時就偷嚐了禁果。

    以至於喻文州被大小眼瞪了整整三個月。

 

J. Justification辯解 (喻黃)

    神說,你有罪,你妄圖不屬於自己的事物。(*)

    他說,不,他是我的──專屬於我的陽光。

 

K. Kindness仁慈 (盧劉)

    盧瀚文感謝微草好爸爸的仁慈,沒有過多刁難就把兒子(劉小別)託付給了自己(**)。

 

L. Life-force生命力 (喻黃)

    血族微涼的唇舌吻過那泛紅的胸膛,停在心口,感受著熾烈蓬勃的生命力。

 

M. Memory記憶 (喻黃)

    黃少天確信自己是特別的,印象中兩次觸及喻文州的禁忌(*),他都安然無事……大概?

    頂多受一頓皮♂肉♂之♂苦……

    黃少天表示羞恥,那些記憶都選擇性遺忘啦。

 

N. Necessity必需品 (喻黃)

    「隊長你不能沒有我是吧是吧?」黃少天略帶挑逗與挑釁的笑問。

    「嗯。」喻文州很乾脆的點頭:「我的心在這兒呢。」

    冰涼的掌下,心臟扑通扑通的跳著。

 

O. Only one唯一的人 (喻黃)

    即使過去表現漠然,血族絕對不是無心無情的生物,只是沒有找到那個人罷了。

    而現在與未來,他將會是他的唯一。

 

P. Pure純潔的 (盧劉)

    「微草的教育就是好啊。」盧瀚文感嘆,「前輩怎麼可以這麼純潔呢?」

    「隊長你知道嗎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卑劣齷齪,可是啊為了前輩我就算是滿身黑泥也願意啊。」

    喻文州一臉沉痛地拍拍盧瀚文的肩膀,不是在寬慰他,而是覺得自己的教育好像出了什麼問題。

 

Q. Question問題 (盧劉)

    「喔,親愛的小別,你愛我嗎?」這是看了肥皂劇的盧瀚文。

    「……」這是因為耳朵發疼,只能看默劇的劉小別。

 

R. Romantic羅曼蒂克 (喻黃)

    吸血鬼穿著一襲黑色禮服,打開古堡大門,恭迎它未來的主人進入。

    迎接黃少天的是九百九十九朵紅玫瑰、一枚鑽戒、以及單膝下跪的俊美男人。

    「Marry me.」

 

S. Sovereignty主權 (喻黃)

【接續R.】

    狼人這裡蹭蹭那裡蹭蹭,讓自己的氣味充滿古堡的每一個角落──作為一隻獸類,這是在宣示主權。

    血族這裡啃啃那裡啃啃,讓自己的牙印布滿對方的每一寸肌理──作為一位丈夫,這也是在宣示主權。

 

T. Together一起 (喻黃)

    藍雨戰隊的正副隊長住在同一間宿舍,每天同吃同睡同步調的秀恩愛,讓異地戀的盧瀚文小朋友各種羨慕記妒恨。

 

U. Unigue獨一無二 (鄭徐)

    即使只是個凡人,他也是獨一無二的凡人。徐景熙心想。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天使的守護,所以,要好好珍惜啊鄭軒。

    ──你敢不珍惜我你就死定了!不管是遊戲還是現實!

 

V. Violence暴力 (喻黃)

    「嗚!哈啊……隊、嗯隊長……不要了!嗯啊啊、好痛……停、啊!文州!」

    「不行……這是、呼、是懲罰……」

    血紅的眼眸倒映出一具布滿情潮的誘人身軀,在黑色床單上無法抑制的抽搐著,色.情又暴力──他的少天,真美。

 

W. Whatever無論如何 (鄭徐)

    「壓力……山大啊。」看著坐在自己要害上的天使,鄭軒艱難的吐出幾個字。

    「嗯?」徐景熙一個眼神掃過來,明明是威脅,卻勾的鄭軒整個人都不好了。媽媽這個天使略兇殘啊,各種方面的!

    不過,無論如何,就算壓力﹝同樣各種方面的﹞再大,他是不會放手的。

    這是他的天使。他的。

 

X. X未知數 (盧劉)

    「為什麼……」才剛奪冠的藍雨隊長輕輕開口,他的皮膚泛起青色,眼神逐漸失去焦距,「小別,為什麼要分手?」

    「小鬼,我老了。」才剛宣布退役的青年抬手摸摸對方的頭,「我們沒有明天。」

    ──當我垂垂老矣,你依舊年輕。

    ──你是否會守在我的墳前,哭著上香……直到永遠?

 

Y. Youth青春 (盧劉)

【接續X.】

    ──抱我。

    劉小別難得的主動,是最後的瘋狂。而這次盧瀚文不再忍耐,瘋狂地、狠狠地折騰對方,直到對方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

    「……盧瀚文!你對我做了什麼?」

    「小別你有了……咳咳不是、小別你感染了。」

    「……什麼?」

    「屍毒。」

    只要我們的時間都被凍結,青春就能永存。

 

Z. Zillion無限大的數目 (喻黃、盧劉、鄭徐)

    人類飛向浩瀚無際的星空。

    千年之後,再也沒有人知道榮耀、知道藍雨或者微草。

    然而宇宙裡有一個十分有名的六人組合──心髒又神秘的異術大師、話嘮吵鬧的光劍祖師爺、一纏人一傲嬌的光劍士情侶檔、長著翅膀的神級治療師、以及似乎是唯一正常人因此壓力很大的彈藥專家。

    億萬星辰之中,他們的事蹟世代流傳。

    而後,又是一個千年。

    他們的故事還在繼續。

 

。----------。----------。----------。


END

 

這邊統整一下「大禮系列」的文章↓

【全職/喻隊生賀/喻黃】大禮(舊文in Weebly)

【全職/少天生賀/喻黃】大禮──續(肉走連結)

【全職/盧劉.喻黃.鄭徐】論殭屍醉酒的可能性(少天生賀衍生文)

【全職/喻黃.盧劉.鄭徐】26字母微小說‧大禮系列(少天生賀衍生文)

 

祝各位看文愉快/w\

…小小聲求紅心與評論,來和我聊聊嘛~~(扭#)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Rose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