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vian

●灣家妹子,廢物寫手+強迫症填詞+渣繪師+菜鳥coser。
●腦洞巨大,畫風清奇,HE黨。養了一只挖坑獸,養死了填坑獸(喂x)。
●起點文深坑,天然腐。
●全職淡圈,本命周葉黃,CP雜食黨。

★手動歸檔http://rosevian.lofter.com/post/2f3b5e_805dcca

【全職/盧劉.喻黃.鄭徐】論殭屍醉酒的可能性(少天生賀衍生文)

●衍生自【全職/少天生賀/喻黃】大禮──續(肉走連結)

●所以不好意思蹭個2015黃少生日賀的tag

●CP:主盧劉、副喻黃、微鄭徐

●非常魔性!非常魔性!非常魔性!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我不是杰希黑,只是粉到深處自然黑(正色)

●逗比藍雨眾人、腐女女選手、心累小事情出沒

●逗比有,私設有,崩角有,一點點肉渣有,錯字可能有


。----------。----------。----------。


    看見來電顯示上寫著藍雨戰隊的號碼,劉小別原本開心的面容不由自主抽了抽,他向隊友們比了個手勢走到房間角落接聽。很快的,劉小別的嘴角垮了下來,他咬牙切齒的擠出一句「我馬上到」,惡狠狠戳上結束通話鍵,煩躁的扯著頭髮。

    「去吧,做前輩就是要好好照顧晚輩。」王杰希拍了拍劉小別的肩膀,沒有絲毫竊聽了別人對話的愧疚,一雙大小眼中充滿了溫暖的父性光輝……才怪!

    「如果能讓晚輩以身相許來微草就更好了。」微草爸爸如是說。

    在劉小別有所反應之前,魔術師直接揮手畫了個小型傳送陣,把自家隊員送進了敵方勢力的陣營。看著劉小別的身影與傳送陣的光輝一同隱去,魔術師拍了拍手,口中喃喃道:「誤差值兩公尺……嗯,至少沒有卡在牆壁裡。」

    柳非在一旁見證這一切,心中默默為劉小別點起一排蠟燭。

    至於是為了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碰、咚!藍雨戰隊宿舍走廊傳來巨響。

    「……什麼鬼啊嚇死我了。」宋‧大心臟‧曉撫著胸口。

    「……這絕逼不是我召喚過來的。」李‧召喚師‧遠目瞪口呆。

    「……感覺好痛,壓力山大啊。」鄭‧鴨梨‧軒摸了摸自己的臉。

    「……你們這幾個沒良心的,過來幫忙!」徐‧天使‧景熙發話了,眾人才粗手粗腳的把撞到牆壁又摔到地上的人翻了過來,然後天使悠悠然然地往他臉上丟了個強效治療術──

    「嘶!我……靠!」劉小別哀號出聲。

    很顯然的面對敵對勢力微草戰隊,藍雨眾人是一致對外,當然,那個盧姓小屁孩除外。

    嘛,既然他現在不再場,就直接忽視他吧。

 

    「所以這就是藍雨的待客之道?你們家長是怎麼教導你們的?」劉小別摸著抽痛的臉頰,語氣很沖。他環顧四周,沒有看見那兩可怕的正副隊長,心下稍微鬆了口氣──對他一個凡人來說,諸如血族、狼人等黑暗生物是非常危險的。雖說自家隊長也非凡人,可是魔術師好歹是個人類啊……同一種族應該安全許多。大概。

    他還不知道自己被點了一大排蠟燭。

    「微草有個好爸爸很了不起嗎?」

    「家長什麼的,隊長和黃少沒空管我們的啦。」

    「嗯,壓力山大啊……只要是男人,你一定懂得。」

    鄭軒指著走廊盡頭一個緊閉的大門,藍雨眾人有志一同地嘿嘿嘿笑了起來。

    劉小別確定自己在一片嘿嘿嘿之中聽見了細微的這樣那樣的聲音,他臉紅了下,忍不住伸手扶額,藍雨的畫風還能不能好了啊?全聯盟年紀最小的選手在這樣的環境長大,真的沒有問題嗎……?

    想到這裡,他偏了偏頭。不是說那個小鬼出事了,要他千里迢迢來照顧孩子嗎?現在他沒見到人,藍雨眾人也似乎一點都不著急,究竟是他被耍了還是被耍了還是被耍了……還是藍雨根本沒有隊友愛?這不可能的吧。

    「喂,盧瀚文沒事的話我要走了。」劉小別直接了當的說。

    笑聲停下,但其他人臉上古怪的笑容缺絲毫沒有消去,其中徐景熙用十分純良的語氣說:「小盧嘛……在他房間裡面。他有事,嗯,真的出事了。」然後勤快的指明了是哪一個房間。

    劉小別面無表情的看著那個房門,上面黃黃白白的紙張應該、或許、可能、大概只是小鬼的惡作劇,而不是符咒吧?

    「就是這樣囉。」

    「小盧真的出事啦。」

    「他在裡面可憐兮兮等著你。」

    「上吧劉小別!就決定是你了!」

    ……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去了?召喚師不能召喚口袋妖怪的吧?

    半晌,劉小別才憋出一句:「我一直以為小鬼是人類啊……你們能不能先告訴我,他是什麼鬼?」

    「小盧不是鬼喔──」

    「是蹦蹦跳跳萌萌噠小殭屍唷★」

    房門開啟又關上落鎖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劉小別沒有聽見房間外,一陣嘿嘿嘿的笑聲又響了起來。

 

    沒有看見蹦蹦跳跳萌萌噠小殭屍,只看見床上明顯鼓起的一大包──棉被上印的小怪獸圖案倒是挺有盧瀚文風格──劉小別簡直無法直視這小鬼的幼稚與中二程度。

    「喂,還活著嗎小鬼?」

    「嗯……劉小別……前輩?」棉被裡傳來模糊不清的聲音,悶悶的、帶了一點鼻音與嗚咽,應該惹人心疼的聲音卻配上了少年獨有的鴨公嗓,實在不太好聽。劉小別皺了皺眉頭。

    「別悶在被子裡,起來。」劉小別戳了戳棉被。

    「不行,嗯……控制不住……會傷害到、小別前輩……」聽見鴨公嗓斷斷續續的傳出。

    「搞什麼?話說清楚一點兒。」扯起棉被一角。

    「酒……好好喝、好香……小別前輩……也、好香……」聞到一股濃濃的酒味。

    「嗚!前輩好香啊!」

    盧瀚文猛地甩開棉被跳起來,混濁的眼瞳似乎看不見東西,但他仍然準確地撲向站在床邊的前輩,緊緊抱住,頭擱在對方頸側與臉頰不停嗅聞著,口中含糊不清的低吼私語。

    「唔、靠!死小鬼給我放開!你發什麼瘋啊!」劉小別怒吼掙扎,這該死的小鬼力氣怎麼這麼大?他幾乎可以聽見骨頭在體內被擠壓的聲音。

    然而比起疼痛,更加鮮明的感覺卻是搔癢與酥麻──噴吐在頸邊與臉上的氣息濕濕涼涼的,很明顯不屬於活人的呼吸,卻更容易引起宛如被電到的麻癢感覺。「小鬼、啊……你放手!」

    「不、不要……不放手、絕對不放手……前輩是我的!」盧瀚文舔上前輩的臉頰,沒有力道的喃喃低語卻道出了濃烈的佔有慾,讓劉小別頭皮發麻。

    然而佔有慾什麼的實在不適合他。

    所以回應他的是一個響亮的巴掌。

    「嗚!」眼角泛出生理性的淚花,盧瀚文眨眨眼,總算是有了一點意識,原先混濁的眼眸中出現了神采……以及直白的慾望,看的劉小別想要再賞他一巴掌。

    在第二個巴掌落下來之前,盧瀚文終於完全清醒,認清了自己在做什麼,他心底一跳,不知道自己是該趕緊收手道歉,還是就這麼將錯就錯下去……最後,他放輕了擁抱的力道,小小聲的喚道:「劉小別前輩。」

    劉小別瞪了他一眼,「我叫你放手。」

    盧瀚文有點狼狽地閃躲著,囁嚅道:「不放……小別前輩,幫幫我好不好?好不好嘛?」

    裝什麼可憐!劉小別翻翻白眼卻也沒有拒絕,「哼。要我幹什麼?」

    盧瀚文眼睛一亮,「真的要幫我嗎?小別前輩你太好了我最喜歡小別前輩了──」

    「說重點!」

    「咳咳、那啥……」盧瀚文瑟縮了下,不敢直視心愛前輩的眼睛。「我要說咯?」

    「有屁快放!」青筋微微凸出。

    「啊就是慶祝隊長和黃少幹翻一群歪果仁再加上黃少生日嘛我們整個戰隊都玩瘋了,難得開了幾瓶酒說要好好慶祝然後我們就想把壽星灌醉啊誰知道黃少不知何時偷偷練了不小的酒量灌都灌不醉,整個戰隊都下海去敬酒了我當然也不例外啊我跟你說徐景熙前輩買的酒甜甜的跟果汁一樣超級好喝,我就不小心多喝了幾杯然後……嗯,結果你也知道啦!以上!」

    劉小別很吃力地聽著盧‧小話嘮‧瀚文解釋,額角的青筋更加凸出了。「所以說,你一個未成年小鬼喝什麼酒!」

    「不是啊小別前輩你聽我說!我我我、我其實不是喝醉的你要相信我,我只是……」盧瀚文猶豫了一下,才小聲問道:「你知道我不是人類了吧?」

    「嗯哼。」劉小別作高冷狀,任誰被欺騙這麼久都會不爽的吧?尤其是──尤其是什麼?劉小別皺眉想著,混亂的思緒卻抓不到重點。

    盧瀚文不知道劉小別的心理活動,但是看到前輩一臉不悅,他偏頭開始裝可愛。他在原地跳了好幾跳,「小別前輩你看,我其實是蹦蹦跳跳萌萌噠小殭屍喔……喔!」

    第二聲「喔」是被一個暴栗敲在頭上,停下了令人煩躁的蹦噠。

    「別跳了很煩人……好吧,你繼續。」劉小別壓著後輩的頭,看盧瀚文一臉「我的話還沒說完」,他在心底嘆了好大一口氣,這小鬼真是繼承了他家副隊長的垃圾話精髓,說了半天什麼重點都沒有提到。

    盧瀚文獲得首肯,開始霹靂啪啦:「那個,我也不是故意騙你的啦只是殭屍本來就跟人類差不多啊同宗同源呢你說是不是?像我這樣道行足夠的殭屍基本上可以完美的偽裝成人類要不是出了意外我也不會恢復真身啊,嗯意外指的不是喝醉我才不會喝醉呢只是大家在幫黃少慶生了時候太high了散發出濃濃的活氣,我一個不小心就吃撐了別瞪我我餓了很久好嗎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快要進化了……只要消耗掉過多的活氣就大丈夫了唷!」

    「說完了?」劉小別幾秒後才接話。

    「嗯嗯我說完啦!」有點口渴好想喝酒喔。

    「所以結論是?」

    「幫我消耗掉過多的活氣呀!」最快的方法是這樣那樣,嗯,小別前輩之前沒有拒絕就代表答應啦噢耶!

    「怎麼做?」劉小別表示想要盡快結束,盡快閃人。

    「喔小別前輩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乖乖配合讓♂我♂做♂就好啦!」

 

    盧瀚文對劉小別,終究不像隔壁房間的喻文州對黃少天那般順利。

    如果說隔壁房床上的暴力行為是一種調情,這張床上的暴力行為就是貨真價實的抵抗了。

    倒也不是說劉小別討厭盧瀚文,只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下面那一個啊啊啊───

    該死的這小鬼居然想當上面?

    該死的這小鬼力氣怎麼這麼大?

    該死的這小鬼從哪兒學來的技術?

    該死的這小鬼……靠我的腰要斷了!

    該死的這小鬼……嗯、哈啊……嗚……

 

    隔天早上醒來,劉小別黑著臉看看自己腿間的污痕,再看看一旁睡得香甜的人……

    揚起的拳頭終究沒有落下去。這小鬼也只有睡覺的時候最可愛了,還是別弄醒他吧。

    劉小別安慰自己,他是不是該慶幸,那小鬼沒有真的進入,只是在腿間﹝卻已經把自己弄得失神了﹞?下次、下次他一定要做回來!而且是全套的!

    微草的青年太天真,怎麼不想想自己──其實還沒有真正答應和後輩交往呢?

    這個「做回來」想法豈不是等同於答應交往了?

    藍雨的未來其實很心髒,說不定,他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呢……盧瀚文的聲音傳來:「早啊小別前輩……嗯,小別……小別你看我們都這樣了,你就答應我吧好不好?」

    劉小別很快聯想到盧瀚文再說什麼,他紅了紅臉,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小鬼,叫前輩。」

    「我才不是小鬼!」盧瀚文跳腳。薄臉皮的小別很吸引人,可是現在他們的關係改變了,他卻還不肯鬆口,著實讓人很喪氣。

    劉小別沒有理他,自顧自地翻身下床去漱洗,在盧瀚文面前關上了浴室的門。

    盧瀚文不死心的在門外大叫:

    「我不是小鬼!」

    「不是小鬼!」

    「不是!」

    ……

 

    藍雨餐廳裡的氣氛十分詭異。

    讓我們倒退回10分鐘之前。

    走進餐廳時,盧瀚文和劉小別還在討論「是不是小鬼」這個話題──盧瀚文單方面的說,劉小別連一個字都欠奉,讓心髒力不足的小少年很懊惱,氣鼓鼓的向廚娘大嬸多要了兩份早餐。

    劉小別終於有個反應,「我以為你不用吃東西,不是靠著那什麼──活氣?──就可以吃得很飽了嗎?」他的語氣帶有冷嘲與怨念。

    前輩終於搭理自己了,盧瀚文很開心,「可是這裡只有你一個人,我才不要吃你的活氣呢……我捨不得你累啊小別。」

    劉小別的薄臉皮再次紅了紅。

    這時餐廳門口卻傳來吵雜的聲音:

    「咦?是你們啊,小盧和劉小別早啊!」

    「早啊兩位,嘿嘿,我剛剛還以為是隊長和黃少呢。」

    「+1,剛剛聽成『我捨不得你累啊少天』,根本標準隊長口氣!」

    「小盧很不錯,先是黃少的垃圾話,再是隊長的心髒……藍雨的未來就靠你了!」

    盧瀚文偏著頭拋出直球,「什麼隊長的心髒,我可是真心話!」

    劉小別的臉更紅了,他壓低聲音道:「你給我適可而止啊!」

    盧瀚文無辜地看著對方,「我才不要,我最喜歡小別了,怎麼可能停止呢?」

    「「哈哈哈哈哈劉小別你就從了他吧哈哈哈!」」藍雨眾人的竊聽功力十分高強,據說是長年偷聽自家正副隊長牆角練就出來的好功夫,曾經,還有一絲絲良心的徐景熙問過「我們就竟是為了什麼練這種無聊的技術啊」,現在他得到答案了。

    於是徐景熙笑的最大聲,畢竟給人指路又把人關進房間的人就是他這個批著天使皮的惡魔。然而,他卻不知道,有個人笑咪咪地望著自己,眸中滿是驚艷。

    正所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繞過誰」,快就要換他嚐到後果了,只不過此刻那個人還沒有道破──在藍雨待久了,誰都染上了那麼一絲心髒與機會主義。

    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鏡頭轉回眼前。

    「靠!從個鬼啊!」劉小別羞得跳腳,為什麼整個藍雨都知道他們的事了?簡直太喪病!

    有人唯恐天下不亂地說:「不是從了鬼,是從了蹦蹦跳跳萌萌達小殭屍唷★」

    盧瀚文笑咪咪的說:「吶小別、你看我們都有了夫妻之實,我也要還你一個夫妻之名啊……」

    「夫妻你妹啊!還老子的清白啊啊啊──」

 

    時間恢復到現在,當喻文州牽著黃少天走進餐廳時,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混亂的場面,然而昨晚疲憊過度的黃少天此刻還迷迷糊糊,張口就問:

    「早安啊大家今天怎麼都這麼早起……咦劉小別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該不會昨晚根本就偷偷住在我大藍雨宿舍裡吧?嗯嗯一定小盧的房間哈哈哈哈哈一想像劉小別你一個二十歲睡在小盧那種中二風格的床上會不會太搞笑了一點!」

    「少天,要有禮貌。」喻文州捏捏黃少天的鼻子,得到一聲輕哼,他抱歉地望著劉小別說:「早安劉小別,昨晚睡得好嗎?」

    ……昨晚睡得好嗎?

    ……睡得好嗎?

    ……睡得好?

    ……睡好?

    ……睡?

    聽到關鍵字,劉小別的臉一秒變黑,而一旁的盧瀚文還興高彩烈的回應:「早啊隊長早啊黃少!我們睡了很好喔你看我精神飽滿充滿活力就知道啦!對了我跟你們說喔小別香香熱熱的抱著睡覺超級舒服的喔!」

    「嗯,我能體會那種感覺^^。」喻文州微笑著把同樣「香香熱熱」的愛人攬在懷裡,黃少天撇撇嘴正要說什麼,就被一個吻封住嘴吧,只能發出細碎不甘的哼哼。

    「一大早這麼激情好害羞啊!」

    「喂喂有別隊的在看呢!」

    「哎喲秀恩愛!」

    「那啥分得快!」

    盧瀚文看著四人,猶豫著要不要像以前一樣跟著喊「燒燒燒!」,可是想想自己和劉小別,他瞬間背叛了FFF團,用行動表示支持隊長和黃少。

    雖然只是一個持續不到一秒的吻,對此異常敏感的FFF團團員還是眼尖的發現了,齊齊爆出怒吼:「「小盧你居然背叛我大FFF團!!!燒!!!」」

    聽到怒吼,吻的難分難捨的藍雨正副隊長才注意到,這是公眾場合並且有一位外人在──雖然看樣子似乎快變成內人了──秀恩愛什麼的,還是要循序漸進,別一不小心讓別人崩潰了,不然以後就找不到人來秀優越了是不是?

    喻文州看著後輩,真心覺得自己的教育很成功。

    黃少天看著劉小別,突然覺得他順眼很多,既然是同類人何必互相為難呢?於是他一臉沉痛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抱歉了兄弟我不知道原來咱們才是同一陣營的戰友,讓我們拋棄前嫌握手言和從此相親相愛一同抵抗惡勢力吧?」

    劉小別用一雙死魚眼看著黃少天,沒有答腔──他發神經才會去搭黃少天的腔吧。

    然而他嘴上無語,內心卻奔騰過一千萬隻草尼馬。

    ……媽媽咪呀藍雨戰隊好可怕!

    ……血族和狼人是天敵也可以談戀愛!

    ……有一隻小殭屍吃人活氣還無法控制食量!

    ……是不是因為活氣被吃那幾個人類都變神經病了!

    ……組成了大FFF團公然對抗自家正副隊長是有什麼毛病!

    ……居然還要燒死小鬼聽說對付殭屍用火燒是最好的方法怎麼辦!

    ……靠不對啊我擔心那個小鬼做什麼糟糕在這裡睡一晚我也變神經病了!

    千言萬語最後匯聚成一句:拔拔藍雨好可怕我要回家拜託讓我回家啊啊啊啊!

    下一秒,傳送陣的刺眼亮光在劉小別腳下浮現。

 

    「……小鬼,你跟來幹什麼?」

    「我也不知道,下意識的就跟來了呀。」

    劉小別與盧瀚文大眼瞪小眼,完全忽略了旁邊注視著他們的大小眼。

    王杰希咳嗽一聲:「咳,回來啦,小別……小盧,歡迎來到微草。」

    「岳……咳咳咳、王隊長你好!」盧瀚文驚了一下,差點把「岳父」二字說出口,幸好及時煞車,他還沒有準備好要面對聽說非常護犢的微草爸爸,他可不想讓這位爸爸成為自己和小別之間的阻礙。

    ──然而盧瀚文不知道,王杰希早已知道了一切,並且樂見其成。

    ──雖然支持的原因有那麼一點難以開口。

    魔術師示意劉小別先離開,然後摸了摸不存在的鬍子,故作深沉的開始了漫長的談心。

    …………

    ……

    幾個小時下來,盧瀚文把該說的與不該說的都洩漏了,等他回過神來微草爸爸已經知道了一切,盧瀚文怯怯地看著對方,生怕被岳父刁難……畢竟自己的身分可以說是「拐了對方兒子的野男人﹝男孩﹞」、咳咳……

    王杰希的大小眼掃了過來,「小盧,你喜歡小別是吧?」

    「愛情這回事兒,是需要有所付出的。」

    「你看,你願不願意來──」

    框啷!

    「我靠靠靠靠靠王杰希你在幹嘛不要誘拐我家小盧啊我警告你!你想做什麼還不收回你齷齪的念頭我告訴你小盧生是藍雨人死是藍雨魂!小盧來來來別靠近怪叔叔本劍聖保護你!邪惡的大小眼魔術師你給我退散散散散散!」

    兩個身影直接撞破了微草戰隊大樓的窗戶,大片大片的文字泡席捲而來,王杰希面無表情的打了個響指,一隻掃把直直往那一大片文字泡中央拍去,卻被幾根黑色絲線擋住。

    「王隊,你的招呼方式真夠特別啊。」喻文州微笑。

    「彼此彼此。」王杰希也笑,「其實我只是想打掃一下而已。」

    「打掃你妹啊你明明就是直衝我來的吧!還是說你壓根兒就把本劍聖當成垃圾了?王杰希你可以在更過分一點!」

    很有自知之明啊,黃少天。王杰希在心中默默的想。

    喻文州拉住黃少天的手,給他順毛,「好了少天,我們是來帶小盧回家的,不是來吵架的。」

    盧瀚文這才反應過來,「……啊?隊長黃少你們要帶我回藍雨喔?那什麼、小別你要不要來藍雨玩?」盧瀚文朝劉小別離去的方向吼了一嗓子。

    劉小別簡直要哭了,在訓練室理眾人齊刷刷轉頭看他的時候。

    柳非妹子拍拍他的肩膀,給了他一個鼓勵的微笑。

    劉小別危機感四起,他放慢步伐,磨蹭了半天才到王杰希旁邊,忽視破碎的窗戶,看了看身前兩隻微笑的黑暗生物,再看看他們身側一臉希冀的小鬼,最後看看自家家長流露鼓勵的大小眼……鼓勵什麼啊?盧瀚文那小鬼給隊長下了什麼迷藥,隊長怎麼那麼喜歡他?劉小別很驚恐。

    「小別,你要不要去藍雨坐坐?」王杰希問。

    「隊長,我這不是才剛從藍雨回來嗎。」劉小別面露難色。

    「既然如此……」王杰希微笑,「小盧,你要不乾脆留在微草?」

    喻文州一把拉住張牙舞爪的黃少天,考慮到這裡是微草而非藍雨,他沒有已吻封緘愛人的嘴,只是牢牢的抱緊了他。這次黃少天倒沒有噴出一堆文字泡,反而在瞪了邪惡的魔術師之後,靜靜的望著自己的接班人──與喻文州的神情如出一轍,溫和的笑看著自家孩子,卻不發一言。

    盧瀚文第一個想法是:哎喲臥槽沒有夫妻臉但有夫妻表情啊!

    第二個想法才意識到這是一個極其重大的抉擇。

    盧瀚文看著心愛的前輩,不意外在對方眼中看到濃濃的不認同──他眨眨眼,前輩的神色並不像是抗拒,反而更像是擔憂與關心?

    目光移到自家正副隊長,他們金色與紅色的眸光不帶緊張或責備的情緒,反而十分平靜,但是盧瀚文卻感覺到在平靜之下醞釀的危機──如果自己選擇錯誤的話。

    如果他讓悉心栽培自己的長輩失望的話。

    他自己也會對這樣過分的自己失望的。

    而心愛的前輩也會對自己失望的吧。

    既然如此,又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抱歉了王隊長。」盧瀚文笑了起來,眸光星燦。

    「我不能讓愛我、以及我愛的人失望哪。」

 

    如果真心喜歡一個人,心的距離不會因為身在何方而改變。

    為了目標奮鬥、互相競逐的彼此,才是最耀眼的存在。

 

。----------。----------。----------。

 

※後記:

    「隊長,我以為你會盡力把盧小弟弟留下來的。」柳非語帶怨念。

    「這樣對小盧和小別其實都最好吧?況且這是孩子自己選的路。」王‧爸爸‧杰希回答。

    可是……可是親愛的拔拔你造你女兒很想出「盧劉日常觀察全紀錄」的本子嗎?

    王杰希揮揮手,召喚出一顆巫師之眼送給柳非。

    女兒抱著巫師之眼喜滋滋的想:我有魔術師拔拔我神強呵呵呵呵呵……

 

    聽說,最近肖‧心好累‧時欽被自家女性隊員纏的受不了,張羅了半天的材料,終於做出了一顆機械之眼初代版。

    他安慰自己,初代版試用完之後,他就可以造出二代版給自己用了。

    戴妍琪偏頭笑得很天真:隊長,你是要肖all本,還是all肖本呢?


。----------。----------。----------。


END

救命我寫的好崩壞QAQ求輕拍QAQ

然後其實原本有肉可是後來我懶得寫所以只剩下肉渣ry

小小聲求評論...來和我聊聊啊耍耍逗比也好...


by the way這邊統整一下「大禮系列」的文章↓

【全職/喻隊生賀/喻黃】大禮(舊文in Weebly)

【全職/少天生賀/喻黃】大禮──續(肉走連結)

【全職/盧劉.喻黃.鄭徐】論殭屍醉酒的可能性(少天生賀衍生文)

【全職/喻黃.盧劉.鄭徐】26字母微小說‧大禮系列(少天生賀衍生文)

祝看文愉快!

评论 ( 3 )
热度 ( 39 )

© Rose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