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vian

●灣家妹子,廢物寫手+強迫症填詞+渣繪師+菜鳥coser。
●腦洞巨大,畫風清奇,HE黨。養了一只挖坑獸,養死了填坑獸(喂x)。
●起點文深坑,天然腐。
●全職淡圈,本命周葉黃,CP雜食黨。

★手動歸檔http://rosevian.lofter.com/post/2f3b5e_805dcca

【全職/少天生賀/喻黃】大禮──續(肉走連結)

●從去年拖到今年黃少我對不起你嗚嗚嗚 ps前半部以前發過

●因為是去年開坑的,所以時間是首屆世界邀請賽之後

●故事延續很久很久以前(?)的黑歷史:【喻文州生賀】大禮 (文在weebly)

●雖然是延續,看不看前篇不影響閱讀,不過更改設定為血族喻文州&狼人黃少天……可視為原本他們都化人,誰也不知道誰的真實身分是什麼(#)

●CP:喻黃+一句話盧劉、鄭徐

●私設有、崩角有、錯字可能有

●少天小天使生日快樂!日了快生!(不)


。----------。----------。----------。


    午夜時分。

    兩雙眼眸同時在黑暗中張開,燦亮的有些可怕,腥紅以及暗金色瑰麗而奇異,那並非屬於人類的眼,他們對視著,起初帶著一絲茫然困惑,而後漸漸清明了起來。

    半晌的沉默與動也不動,終於,他們想起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們喝了太多太多的酒,茫了,到也不是說不該喝醉更不該喝茫之類的,畢竟──雙喜臨門嘛!

    這成語用的正確與否或者又帶了什麼雙關之意不在他們的思考範圍之內,現在充滿在他們腦海裡的全是巨大的喜悅與滿足。

    雙喜,一則,是幾天之前的世界冠軍!

    二十餘天的辛勞與努力,他們終於讓全世界見識了何謂「劍與詛咒」──劍所指的方向,詛咒如影隨形!

    同時,全榮耀聯盟第一閃,閃瞎全世界的鈦合金狗眼成就,get!

    國家隊隊員以及電視機前的朋友,看著他們在世界的舞台上「大放光芒」,紛紛表示壓力山大。

    呵呵^^。某人溫柔一笑,回身吻住另一張準備開始噴話的嘴。

    ……不愧是聯盟第一閃。馮主席的墨鏡與藥罐子碎了一地。

    雙喜,二則,午夜之前是黃少天的生日,也是他們兩人正式以情人身分一起度過的第一個生日。

    他們是定情於半年前喻文州生日當晚,一個吻,而至於瘋狂的情事,瘋狂的他們完全不能自己,直到釋放了所有激情,他們才逐漸尋回冷靜,同時,全然赤裸的坦白。

    喜歡?

    喜歡的不得了啊不然我怎麼會把自己交給你呢隊長你知道嗎……

    可是──

    黃少天不說話了。動作僵硬的低下頭,卻牽動了脖頸上的傷,殷紅而香甜的血液泊泊流出,黃少天吃痛的低嚎,悠長而森然。

    喻文州輕輕扯起嘴角,笑的柔和近乎虛假,是冷漠。血族和狼人,是敵人呢?

    然後他的面具破碎了,在黃少天猛然抬頭大喊之後。

    ──那又怎樣?其他人怎麼說怎麼想又奈何的了我們能嗎能嗎能嗎!不是我要說啊可是隊長我們什麼身分咱們大藍雨的利劍與基石可是要斬斷一切阻礙在困境中站穩腳跟的啊!我們在一起是板釘釘上的事兒這些可是魏老大親口說的也是所有藍雨粉的信念啊你說是吧是吧?所以說敵人什麼的我們完全不用管他呀我們新一代青年何必苦苦遵守那些過時又不合時宜的規矩呢現在誰還管什麼狼人吸血鬼天使惡魔的?我就是我你就是你,黃少天和喻文州是天底下最班配的一對好嗎好嗎好嗎!

    嗯^^。喻文州笑的眉眼彎彎。喻文州喜歡黃少天,誰都不能阻止。

    然後,黃少天面對如此直接的告白,「噌」的臉紅了。

    然後,大半夜被黃少天的吼聲吵醒而全部來到門外偷聽的藍雨眾,「碰」的摔倒了。

    然後,喻文州慢條斯理的穿好褲子並用棉被把黃少天包好,「^^」的開門了。

    然後,藍雨種在自家隊長溫和的笑容中感覺到了殺氣,頭一次感受到了所謂壓力山大,「咻」的全逃走了。

    結果,藍雨的畫風也「咻」的從和尚廟一秒轉變成(準)基佬營……好吧,正確來說它的本質其實還是和尚廟,永遠不變。

    至於後來出現的鄭軒與徐景熙,還有小魔爪伸到別家去的盧瀚文,這裡就不提了。

    言歸正傳。

    八月十日是黃少天的生日,由小處看來是這對情侶共度的第一個生日,而由大處看來是緊接在世界賽冠軍之後的另一大樂事,值得慶祝慶祝一番。

    儘管這幾天都活在慶賀與狂歡之中,喝酒笑鬧就是日常活動,照理來說大家應該都已經累得差不多了,只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在親愛的藍雨副隊長兼世界級劍聖黃少天大大的生日上最後一次釋出所有精力和熱情,好好玩,接著,就該收心了。

    休息,恢復體力,調整狀態,為第十一賽季做好準備!

    總之,抱著最後的狂歡(?)這樣的想法,一干人在黃少天的生日都玩瘋了,而黃少天作為壽星首當其衝,被戲鬧也有,被灌酒也有,饒是他在國外喝的不少練出了一些酒量,也抵擋不住其他人輪番攻擊。

    看見黃少天越喝越高,漸漸露出濕潤的眼和嫣紅的臉頰讓喻文州小小不悅了下。這是他的,黃少天是他喻文州的,這些可愛的模樣怎麼可以被別人看見呢?喻文州沒有意識到自己也喝了一些酒,變得有點兒情緒化,他不冷靜的決定出面幫自家戀人擋酒。

    結果就是,兩人非常不幸的齊雙雙醉倒了。

    ……不過倒地之後還是硬要抓著彼此的手,僅僅靠在一起,這畫面閃的其他人一個個淚流滿面,也算是報復了一把。

    後來實在是分不開這對狗男男的手,畢竟這兩人都算是力氣大的主,愚蠢的凡人們怎麼可能辦的到呢?(那個同樣力氣大殭屍屬的盧小朋友,在偷喝酒而且還喝醉之後,已經被緊急從別家call來的親親前輩帶走了。據說,前輩很生氣,後果很嚴重。眾人默默點燭……但其實他們最想做的是,燒!)他們只能半拖半抱的把兩人送到隊長房間,放任他們自生自滅去了……

    問題是誰來負責他們被閃爆的鈦合金狗眼?!

    藍雨眾嚶嚶嚶的摀著眼各自回房了。


    於是有了現在這一幕。

    午夜,無光,但黃少天與喻文州的眼睛在黑暗中宛若四顆明亮璀璨的星子,黑暗無法阻擋他們的視線,他們紅的與金的瞳仁裡有著彼此的倒影,此外,再無其他。

    眼前的這人就是他的唯一。

    沒有言語,只是在黑暗中準確的向彼此靠近,雙眼凝視著對方,帶著深深的愛戀。

    豔紅如血的眸子看似恐怖,事實上卻帶著令人迷醉的溫柔笑意,好像只要看一眼就會永遠現在那美的驚心動魄的紅色之中。黃少天想著,如果溺死其中,他也心甘情願。

    黃少天眨眨眼,聽見低沉溫潤的聲音從一片寂靜中響起,並沒有破壞這份安寧,反而為其鋪上一層朦朧的情思。「在想什麼呢,少天?」

    「想你啊隊長。」頓了頓,黃少天的話才不只這麼短一句,「那隊長又在想什麼呢?我很好奇欸隊長你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好不好好不好?」他笑了起來,明媚而張揚。

    殊不知,這樣的笑容看在喻文州眼裡,就像是黑夜中突然升起的一抹燦爛,令他目眩神迷、嚮往不已──他從來都屬於黑夜,卻不可自制的妄圖追尋一絲陽光。曾經無法達成,一切任性妄為到頭來都只會傷害到自己或是身邊的人,但如今,專屬於他的太陽就在前方,觸手可及。

    喻文州笑瞇了眼,他將身前的愛人攬進懷中。非人類的力氣不小,但對黃少天而言算不了什麼,不過他還是乖巧的順著力道鑽進喻文州懷中。

    兩具身體緊密的貼合在一起,一冷一熱不會造成任何不適,他們能感受到的只有最舒服愜意的溫暖或沁涼。

    完美的互補──彷彿他們生來就該如此。

    隨後黃少天感受到喻文州的胸口微微震盪,耳際邊是熟悉夾帶笑意的嗓音,回答了他先前的問題。

    「我在想你……少天,我想要你。」


接下來走Tumblr→★

(password: 1124529810)

(PS.喜歡/推薦/評論 請在這裡唷!)


by the way這邊統整一下「大禮系列」的文章↓

【全職/喻隊生賀/喻黃】大禮(舊文in Weebly)

【全職/少天生賀/喻黃】大禮──續(肉走連結)

【全職/盧劉.喻黃.鄭徐】論殭屍醉酒的可能性(少天生賀衍生文)

【全職/喻黃.盧劉.鄭徐】26字母微小說‧大禮系列(少天生賀衍生文)

祝看文愉快!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Rosevian | Powered by LOFTER